翻页   夜间
七三中文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十八章 时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七三中文网] https://www.73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豫州全境的综合实力对比,是典型的北强南弱,究其原因,就是治所郾城县恰好卡在交通要道上。

    过了颖水就是临颍县,许州自来就是中原核心的重要支撑。而且许昌还做过都城,辖内县、寨都是上等,地盘不大,人口却是众多。过了许州,那就是京畿重地,迁都之后,因为形成了环洛阳无人区,许州就成了接收京城“移民”的重要之地。

    几年下来,凭借庞大的人口,郾城本就发达的水陆运输,几乎每天都是满负荷运载。要说豫州刺史府半点想法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缓解通勤压力也好,平衡州内资源分布也罢,“豫南物流”的成立,是整个豫州甚至临近数州都乐意见到的事情。

    只是谁来起头,一直没有机会和合理的理由。

    道王李元庆现在攥着一首《悯农》,他现在觉得给武汉张大郎一条财路,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再说了,张大郎多会做人?“豫南物流”的总股份比例,道王王府占了三成多,其余各县县令及沿途站、寨、栅等低级官僚都有肉吃,汝水至沱口这一路所有津口、渡口、关卡的小喽??灿刑篮取

    一套组合拳下来,滴水不漏。

    便是汝水上行走的纤夫、脚力、苦力,基本上也能保证一年到头能有三分之二时间都有活干。

    因为“豫南物流”已经拿下了豫州、光州、申州的运粮活计,听说张沧干死“宝龟如来”的地方大豪,大多家中都有“粮长”。此时中原、江淮、江南的“粮长”还是雨哦赚头的,愿意把这活计交给“豫南物流”,有结个善缘的意思,也未尝没有降低风险的想法。

    除此之外,张沧跟黄州僧道居然也有交情……

    沿途僧道的产业并不少,黄州的光头们跑来豫州,跟同行们这么一通夸,豫州的光头们也愿意把存粮交给“豫南物流”来分销发卖。

    原本他们是要自己在本地出脱,赚头实在是少得可怜。

    但是集中给“豫南物流”之后,这钱收拢起来就不是什么鸡零狗碎,绝对省时省力。

    这些杂七八杂的东西加起来,整个“豫南物流”等于是“一夜之间”成了个“庞然大物”。

    可能缺少点根基,但至少只要道王李元庆没作死,豫州现在各个县的县令没心理变态吃相难看搞内讧,“豫南物流”在淮水以北站稳脚跟不成问题。

    至少从江淮入京的渠道中,“豫南物流”就成了一个大家都在呵护的“坐地户”。

    哪怕这个“坐地户”其实是外来户一手创立的。

    眼见着搓澡张大郎猛地就从搓澡工变成一方“豪强”,论江湖地位,怎么地也不是跟卓家小少爷论,而是跟他老子卓洪炉一个“辈分”。

    这让卓一航很受伤,哪怕揣着几万贯问张沧买了股份,也突然觉得,能让张大郎心心念念的搓澡事业,莫不是比眼下的“豫南物流”还要有搞头?

    心中这般想着,也就有了计较,连忙让人返转了一趟武汉,跟老爹卓洪炉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通。

    卓老汉收到消息,只觉得儿子是不是被人绑票了,居然胡言乱语到这个地步。然而卓家老兵过来把事情说的更加通透,卓洪炉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老夫一世投资,止今日名震天下矣。”

    果不其然,卓洪炉收到消息的当晚,就卓氏把精干人员派遣到豫州去帮忙。倒不是说要如何,只是豫州地面有梳理物流行的管理人才并不多。再者,“豫南物流”草创,需要的不仅仅是物流行管理人才,其它一应采买、谈判、公关等等人才都是稀缺。

    光靠豫州官场来帮扶,那是远远不够的,而吸引外力进入,又不符合豫州刺史府的利益。

    恰好“豫南物流”中又有成都卓氏小少爷卓一航的份子,这事儿吧……都是缘分。

    于是乎,看上去忙前忙后的张家兄弟,在新息县逗留到春耕那几天,就准备直接前往郾城县,然后过颍川,在长社看看风景。

    这当口豫州刺史道王李元庆也没打算见面,新息县县令张展也盼着张沧赶紧走。

    他再不走的话,春耕就要过了。

    春耕过了还下个屁的乡,不下乡踩两脚烂泥,念个屁的诗,悯个屁的农。

    “阿公,河南来了消息,道上的朋友说,要在新息县盖个铁杖庙,就在淮水边上,盖‘豫南物流’里头。”

    在汉阳一副养老模样的何坦之听到了消息后,有些讶异,“噢?这么说,这江淮的游侠儿,到了豫州,都打算在新息县上香,而不是汝阳?”

    “是这么个意思。”壮硕的青年嘿嘿一笑,“阿公,你老人家是不是……也让俺们过去开开眼?大郎君这一手,堪称翻天手、覆地掌啊。卓小乙那个笨蛋,出钱出力的,不是白给大郎君干活?”

    “卓氏想要出蜀都想疯了,现在有个落脚地,已经是难能可贵,还能在豫州开枝散叶,让他们一天干十个时辰的活都愿意。这机会,来之不易,你当卓氏真是傻子?”

    言罢,何坦之双手一拢,眼神很是欣慰:“大郎行事老辣,又胆魄超人,比他老子强多了。”

    “……”

    见老阿公在点评南宗宗长,壮硕青年顿时闭嘴不说话,一脸的郁闷,听到这种话最是难受,浑身难受啊。

    “江淮的游侠儿,大多都在南运河厮混,怎么这一回,来了恁多去豫州的?”

    坦叔感慨了一声,收拾了心情,又问道。

    “俺听几个老叔说,来的都是江淮不成器的,在扬州楚州吃不上饭,被运河上厮混的排挤。眼下有了出路,又有弄死‘宝龟如来’的好汉掌旗,自然云从。否则还不是跟以前一样,忙时种地,闲时落草,总不是个事。”

    “嗯。”

    微微点头,坦叔毕竟年轻时候也是这般厮混过的,很明白这些普通苦哈哈的心理。若非没有盼头,谁他娘的愿意刀口舔血?

    能辛苦劳动就有血汗钱,哪怕少一点,也比拦路抢劫放心。

    都道英雄好汉如何了得么?大多数道上厮混的汉子,都是穷死的。凡是江湖上混迹的,有道上朋友投奔,“仗义疏财”四个字,只有一半谈的感情,剩下的一半,可不是谈钱还是怎地?

    苦哈哈做个纤夫也好,做个车把式也罢,横竖一年到头都有落袋。

    如今种地的技术越来越精细精致,地头的人要不了那么多,自然搏一份出路就多一份钱。

    “豫南物流”当真是赶在了好时候好时节,一方地界三教九流愿意追捧,当真应了一句“时来天地皆同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