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1984之狂潮 > 第918章以往的壮举
    那位阿豪是罗铭海多年的老朋友,同样是香港的华人富豪。而在海外华人圈,香港的消息算是最灵通的,尤其是背靠内地,起着连接整个海外华人圈纽带的作用。

    “阿海,今天这么有空?”阿豪笑着询问,意思就是问罗铭海究竟有什么事。

    “我想打听一个人。”都是老朋友了,不需要拐弯抹角,罗铭海就问的很直接,“他叫荆建,有个英文名叫布兰布尔。从大陆留学到美国,后来在好莱坞拍了部电影,好像有点名气。”

    “阿海,你问的是荆少?”

    让罗铭海意外的是,阿豪似乎知道这个荆建。能被阿豪这样的富豪熟知的人,总不会是泛泛之辈。尤其让罗铭海奇怪的是,阿豪对荆建的那个称呼。于是他装作开玩笑的语气:“荆少?阿海,那个姓荆的很厉害吗?你也要称呼他一声少?”

    一般来说,从称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地位,而像罗铭海、阿豪这样辈分又高、地位更高的人,称呼一个“小荆”或者“阿建”已经够给面子了。一般的年轻人他们理都不会理,层次更差些的,连他们的面都见不到。

    能被他们称呼一声“某少”,而且是在私底下的交流中,并非在社交场合的客套中,那就证明了这人地位要足够高,甚至在某方面能压他们一头。要么就是他背后的家族是超越罗铭海他们的庞然大物。

    “呵呵。”没想到阿豪对罗铭海的调侃并不怎么在意,“以往我称呼其他人什么少,心里多少有点敷衍。可这个荆少不得了。哈哈哈哈……”

    阿豪突然的大笑,这让罗铭海更加奇怪:“不要吊胃口啊?他到底怎么厉害?他就拍电影的吗?”

    “哈哈,拍电影。”阿豪忍不住笑出了声,“拍电影那是他在玩,实际上整个种子院线就是他的,在香港,吃电影饭的,边个不看荆少的脸色。”

    “哦?那么说他有点钱?不是说,原来的他在大陆是种地的吗?”

    “这就是让人奇怪的地方。”阿豪笑答道,“荆少崛起的速度相当快。五年之前还不知道有那么一个人,可五年后谁敢小窥他?王安电脑知道吗?王先生的那家美国电脑公司?现在就被这个荆少买下来了。别以为很容易,当时王安的大儿子阿烈带着一群王先生生前的老交情,想要出钱抢回公司,可活生生的被打个惨败,连王家最后都彻底认输,把公司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了荆少。”

    “居然这样?”也许今天吃惊的次数太多,罗铭海感觉这消息已经引不起太大的震动。王安电脑他当然知道,前华人首富的公司,甚至还在社交场合见过王烈几面。虽然隐隐约约的知道在王安先生故世后,这家公司被他人收购,但根本没想到居然就是眼前的这尊大神。不知不觉之中,罗铭海的语气就软化许多,“不就是有钱嘛,我们罗家也不差多少,凭什么打我们家阿文?”

    “呃?”阿豪听出不对,他连忙提醒,“阿海,你家阿文怎么会惹上这小子?他可不好惹,脾气又不好,如果事不大,让你家阿文尽快解决,别搞的不可收拾?”

    “哦?”罗铭海同样感觉到不对,发觉阿豪的话里似乎对那个小子很忌惮。原先他的吃惊只是吃惊荆建的财大气粗,可至多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是同一等级的,也没必要让罗家弯腰。当然,报复的心思罗铭海已经完全熄火了。可现在听阿豪话里的意思,似乎想要自己息事宁人,好像那小子有什么恐怖的地方。

    罗铭海连忙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现在不是顾忌什么面子问题的时候,要让阿豪这个老朋友知道真实情况,绝不能出现错误的判断。

    感觉到罗铭海的疑问,阿豪就解释说:“这样吧,我就从头开始说。我们香港也对那个突然发迹的小子很好奇,曾经搜集过不少资料。虽然最后还是云里雾里,但曾经发生的事可能不全面,但保证真实。”对于荆建,香港那些人就印象深刻了,许多人都明里暗里的调查过他

    “嗯嗯。”

    “这小子第一次在香港出现应该是在五年前。只知道他到澳门玩了一圈,又炒黄金赚了一点。没赚多少,就几千万吧!随后就留学去了美国。不过有件事就比较有趣,他当时不知怎么做的,把澳门那个阿亭的女儿肚子搞大了,后来还生了个儿子。”

    “啊?”虽然知道不该有这样的表情,但罗铭海依然是啼笑皆非,“阿亭怎么说?”

    “最奇怪的就在这里,或者绑着沉海,吃斋就赶得远远的。就算逼着结婚也理解,可阿亭就这么忍了。听说当时第一次见面,哦,是在大街上巧遇,那小子明知道阿亭的身份,根本不理阿亭家的钱,也不怕阿亭手下的人,俩人差点儿打起来,不是简单的用拳用刀,听说当时差点儿拔枪……”

    “啊?这么嚣张?”罗铭海咋舌,现代社会,暗地里做些什么可能还正常,但光天化日在大街上拔枪?连罗家都不敢这么做啊?

    “呵呵,这算嚣张?”阿豪抖了个包袱,“嚣张的事等会儿再说。”

    “那阿亭就这么算啦?”罗铭海询问道。

    “不这么算还能怎么样?”阿豪的笑声传来,“现在都变成笑话,对外宣称他们冯家的姑爷就是那小子,其实从没住在一起过,无非自欺欺人吧!”

    罗铭海笑着摇摇头,心中居然好受了许多。如果是有过这样壮举的好汉,拐走自己的“准媳妇”,那应该……

    罗铭海连忙甩甩头,把这不该有的想法甩出自己脑袋:“阿豪,后来呢?”

    “后来就是一年后,哦,就是街上遇到阿亭的时候,他根本不在乎澳门那位,在公海上开了几艘赌船。你猜最后怎么样?澳门那位同样是忍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