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16章 敢去否?
    这个晚上,刘浪做出了决定。

    在南京城修整了差不多十天的独立团也将和他一起奔赴的战场。

    四行仓库内,做为孤军的一个步兵连也没闲着。

    整个晚上,他们都在挖地道。剩下的80多人分成两波,轮换着向仓库外掘进。

    不过,可不是为了逃跑。想离开,那条通往租界的地道足以让守军利用夜色的掩护全部逃离。

    那还是雷雄福至心灵想到的主意。沙包工事被日军连日来不停歇的步兵炮轰击损毁众多,士兵们将地板撬开取土已成常事,看着挖开的一个个大坑,雷雄突然想到,既然可以完成坑,那为何不能向仓库之外挖掘地道?

    由四行仓库正面和左右两翼三面,向仓库之外各挖五条地道。他这个想法,主要是为了防止日军越来越密集的土木作业。

    日军也不是超级傻逼,就喜欢冒着仓库守军密集的枪炮玩儿强攻,早在三天前,他们就开始进行像土拨鼠一样向四行仓库这边进行土木作业了,一道道野战战壕从最开始的600米一直掘进至前线,到昨天傍晚的时候,最近处距离四行仓库只有200米了。

    这迫使曾经水在战场上选择的几处狙击点都被迫放弃了,只能躲在仓库里对日军放冷枪,因为视野和射界的关系,狙击王牌也没了先前的威力。

    对于已经近乎破罐子破摔的第36步兵联队联队长胁板次郎来说,死伤几十人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一天强攻下来,几个步兵中队都被彻底打残,那还会在乎多死那么几十个人?

    雷雄向外掘进地道的目的,也是怕日军将战壕挖到距离四行仓库数十米之前然后再学着古代攻城那样向仓库里挖地道,如果再埋点儿炸药,那可就完蛋大吉了。

    日军很狡猾,他们利用废墟和房屋的掩护,在下面挖掘战壕,从表面上你根本看不出战壕究竟挖到距离仓库什么位置了。但战壕是横截面,四行仓库里挖掘的地道是竖着的,根据雷雄的要求,至少向前突前50米,日本人的战壕只要挖到这里,就一定能知道。

    至于说日本人会不会从挖空的地道里蹿过来,那,只能说,傻叉才会来,地道可不是大马路,让你能并排撒开脚丫子往这儿跑。仅能容身最多两人的地道只需要往里面丢几颗手雷,无论来多少人都会死光光。你以为地道不会塌的?

    一个晚上的时间自然是不够的,但日军整个上午都罕见的沉寂,除了还有步兵炮例行的对四行仓库炮击以外,步兵再无任何行动,一副昨天宝宝很受伤,你让我养养伤再打的模样。

    日本人不打了,仓库守军正好落得清闲,一波睡觉,一波继续挖地道。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下午三时。

    “怎么样?陈二哥,这下小鬼子偷挖战壕也起不了鸟用了吧!”一身泥水半躺着的雷雄得意的向陈运发龇牙。“二哥,说话啊!”

    亲自参与挖掘地道一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又像勤劳的土拨鼠一样挖土,饶是这个山东大汉也累得够呛,不过,三面三条长达近四十米地道差不多竣工,也让他微微有些得意,至少未来的两三天,仓库守军不用担心小鬼子像土拨鼠一样挖着地道送炸药过来了。

    这会儿的他,正迫切的需要得到在白刃战中大发神威的陈二哥的肯定。一个人搞定了四名日军的雷雄本已经不负他88师拼刺冠军之名,但在一人独毙超过十人小鬼子的陈运发面前,他还是弱爆了。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先前他和陈运发这个变态开干的时候,人家只不过才拿了百分之七十的实力出来罢了。

    “嘿嘿!我在想啊!小鬼子想挖地道给老子们送炸弹,那我们是不是先把他们送上天呢?”同样累了一晚上正在闭目养神的陈运发微微睁开眼皮,目中精光闪动。“战况有变,我们,或许不用再守那么久了。”

    “啥意思?你要让俺们逃跑?”雷雄脸色一变。

    他带着一连死守这块阵地,除了谢晋元并没有太明说的军令以外,更多的,是一股要替战死弟兄们报仇的血气。昨天一天又战死了近三十人,这时候,谁要让他撤,那就是他的敌人。

    这也就是陈运发,他佩服,而且还打不过,要换成别人,这个耿直的山东大汉或许早就翻脸了。

    “老雷,敢不敢跟我去一个比四行仓库还要死地的地方和小鬼子开干?”陈运发淡淡一笑。“在这儿,我们有坚固的四行仓库,还有租界当挡箭牌,日军不敢用重炮,只能跟我们拼消耗,在哪里,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兄弟和手里的枪。”

    雷雄的目光猛然一凝。

    “你先不忙着回答,可以先考虑一下。”陈运发仿佛知道雷雄的想法,轻轻摇头道:“我在一个小时前收到我们团座长官的军令,命令我提前抵达战场,为我独立团侦察战场。这一次,我独立团面对的,有可能是两个师团的小鬼子。”

    “日嫩良的,你们刘团长疯求了。。。。。。”雷雄的一张大嘴猛然张开,再难合上。

    雷雄曾经觉得,自己已经很牛逼了,牛逼到哪怕是死了到了地底下也敢向阎王爷吹牛逼。一个步兵连硬抗小鬼子一个步兵联队的进攻还干死了大几百小鬼子,这样的战绩谁能比?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勇气谁能比?

    十几个做梦都没见过的大明星带着数万民众高唱“英雄赞歌”更是将雷雄的人生推向巅峰,死,算个球啊!可是,觉得好嗨哟人生已经巅峰的雷雄在听到陈运发的话后,觉得,自己真是,日嫩良的弱爆了。

    和那个传闻中的胖子团座比起来,真的,弱成渣。

    日军两个师团?一共八个步兵联队,加上骑炮工辎等等辅助兵种,少说也有五万人吧!一个小小的独立团有多少人?顶破天,3000人?十六比一的兵力比其实还算不上最夸张的。

    四行仓库之战,他还不是一百对小两千?可关键是,就跟陈运发说的一样,这里有一米多厚可防山炮步兵炮甚至鬼子的120加农炮都干不垮的坚墙啊另外再加上租界这个天然挡箭牌,小鬼子的飞机和重炮只能当个摆设。

    可是,如果拉到野外野战。。。。。。雷雄就算是再悍不畏死,也知道,自己这百把号人,能挡住小鬼子的一波进攻,那都是祖坟冒青烟的结果。小鬼子如果弄来重炮,或许不用怎么进攻,光用炮弹都能把他和弟兄们给送上天了。

    可那个胖子,竟然要用一个步兵团和小鬼子两个师团硬抗,这特娘的,不是疯了是啥?

    “嘿嘿,你说对了,我听到这个军令的时候,我也以为,我们团座长官疯了。”陈运发哈哈一笑。

    “那还去?你别去了,这地儿虽然也是个死地,但以弟兄们的能力加上足够的弹药储存,怎么说也能守个十天,把小鬼子干个尸横片野没什么问题。等以后咱们打赢了,弟兄们不说落个青史留名吧!名字上个纪念牌也是没啥问题的。”雷雄忙劝道。“你看,就在这里,立一个碑,上书:此地斩杀日寇数千人,弟兄们的名字附在后面,俺们家乡父老来此地都有面儿。”

    “咦!没想到,你个混球想得到挺远,连青史留名这事儿都想到了。”陈运发不由斜了正在慷慨激昂劝自己的雷上尉一眼。

    “嘿嘿,俺不也想学学岳武穆嘛!弟兄们都要死了,能留下个英雄的名声也不错吧!”雷雄的脸不由微微一红,有些扭捏的说道。

    “你知道我们团座长官怎么说嘛?”陈运发不由笑了,眼里露出崇敬的光芒道:“我们团座长官说,死都死球了,还留个名声有球用?他的后代,不用活在他的名声里。他平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能够强大富足,为此,他宁愿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雷雄龇牙咧嘴,却很难反驳。实在是,这位只闻名没有见面的胖子团座说得实在是太高大上了。

    “你一定以为,我们团座长官是吹牛逼,简直像个圣人一样。”陈运发淡淡笑道。“其实,他一点儿都不像圣人,他有时候狡猾的像只狐狸,骗死人不偿命,有时候又像是个魔头,操练起弟兄们来,那完全是往死里整啊!知道老子为何这么能打吗?那都是被他揍的,你如果天天被揍,这挨揍和揍人的功夫恐怕也会提高的。”

    “日嫩良的,这么厉害吗?”雷雄感觉后槽牙都是疼的。

    陈运发这么牛逼的一个家伙都天天挨揍,那他这样级别的,不是要被揍死?

    “可是,他更像是兄长啊!跟在他后面,弟兄们,安心。”陈运发深深的看了雷雄一眼,继续说道。“哪怕是死了,心也是安稳的。所以,哪怕那个地方比此地还要可怕十倍,我和弟兄们也得去。”

    “这样的长官,要得!”雷雄只能竖起大拇指。

    “咋样?敢不敢跟兄弟走一遭?”陈运发似笑非笑的看着雷雄。

    “日嫩良的,去就去。”被陈运发如此一激,雷雄脖子上的血管鼓起,跺跺脚恶狠狠地答应了。

    “哈哈,一言为定!老子们先给眼前这帮小鬼子们放几个大招多搞死几个就去。”陈运发大笑道。

    “那,报纸上还有俺和弟兄们的名字吧!好歹,能让俺爹娘知道俺不是孬种。。。。。。”雷雄哭丧着脸问道。

    “有个球名字!”陈运发嘴一咧。“不过,能打鬼子又战死了的我独立团会有金制的英雄勋章,还有抚恤金。”

    “日嫩良的,金子做的?俺这里打死的鬼子算不算数?”雷雄的眼中登时冒出金光。

    “边儿去。。。。。。”

    。。。。。。。。。。。

    ps:更晚了,中午一顿酒喝到下午三点,咳咳,还好,风月拒绝了晚上的酒宴,用了五个小时把这两章写完了,现在出去觅食,估计也就是弄顿饺子对付下吧。